我的財訊iPhone客戶端 | 財經股票網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夾

學校教育的功用

20-05-17 16:31    作者:輝格    相關股票:

【2018-02-25】

@innesfry: 我們從小到大,為什么要在學校學這么多完全沒有用處的東西?中學學了那么多幾何證明、三角函數、化學方程式、文言文有什么用?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全部忘光了。中學六年學的有用知識,一年就可以學完。大學里除了工科、醫學院、法學院,絕大多數專業畢業后都得改行,四年完全浪費。教育的內容,大概就是百分之十的有用技能,百分之九十的純Signal相關:為了證明你是一個智力正常、勤奮、合群的人,要付出最寶貴的十多年時光。這就像性選擇的handicap principle,浪費得越多,就越證明你的強大。這是個死局。

@whigzhou: 『忘光了』或『記住了多少』不是評價學校教育有用性的好指標。

@whigzhou: 接受教育的動機多種多樣,可以是signaling,巴結上流進入圈子(cultivating),接受特定文化的教化(being cultivated),獲取知識,開闊眼界,獲得某些認知技能,獲得某些思考方式或看待世界的多種有色眼鏡,進入學術軌道……對應不同動機,評價教育之有效性的方法也不同,依我看,上述需求多多少少都得到了滿足。

【2018-03-02】

@whigzhou: 又想了一下之前談到的教育問題,發現像學校教育這種『以一個產品同時滿足差異極大的多種需求』的情況并非孤例,比如報紙,據我了解,有些買報紙的人只看彩票版,有些只看體育版,不知道有沒有專門買來包蜜餞或者糊窗戶的,此類商業模式背后的機制,我看主要還是供方的規模經濟,不過,就教育而言,需方的協同效應可能也起了點作用,比如,有些學生最初的主要動機是走學術軌道,但讀了幾年發現自己不是這塊料,最后拿個文憑走人,這樣至少得到了次優結果,所以把做學術和拿文憑這兩種需求放在一起加以滿足,實際上降低了部分消費者的風險。

@whigzhou: 略舉幾例把這些需求湊在一起的其他理由:
1)數百學生濟濟一堂的場面可能會讓某些教授感覺更爽,這也算一種特殊形式的規模經濟吧,
2)把盡可能多的五花八門的聰明人聚在一起可以更好的滿足『混圈子』這種需求,
3)作為學術機構,科目齊全是個好處,但學生數量太少很難分攤眾多科目的成本,
4)大學作為賣文憑的機構,總希望自己的文憑更值錢,而把它跟學術活動綁在一起可以提高文憑的含金量(或者叫鍍金效果?)

@whigzhou: 至于『為學術軌道而設置的課程結構對無意于學術的學生到底有多大用處』這個問題,我不敢貿然下結論,

@innesfry 以『旁聽生極為罕見』為由否認這一點,是不能成立的,這一推論預設了過強的消費者理性,花幾萬買健身卡的不是也很多一次沒去的嗎,有時消費者需要被一個需求逼著去滿足另一個需求。

@innesfry:花幾萬買健身卡沒去跟這個不能類比,要類比應該是花幾塊錢就能去價值幾萬的健身房,但居然沒人去

@whigzhou:原理一樣,沉沒成本不是成本 ,對于已經付完錢的健身卡買家,價值幾萬的健身房就是零成本的,居然不去

@innesfry:上大學后會走上學術軌道的學生占比能有多少?我覺得不超過百分之一吧,所以拿這個作為論據真的很弱了

@whigzhou:這正是要點所在啊,99%的其他需求者順便為這1%的學生創造了走學術軌道的成本可行條件

@innesfry:所以教育耗費了這么大的社會資源就是為了篩選百分之一的學術從業者?而這些學術從業者干的也是教育…

@whigzhou:其他學生的其他需求不是也得到滿足了嗎?你得證明這些需求在其他地方同樣也能滿足才構成有效反對

@whigzhou:就好比高質量的調查報道有幾個讀者會讀完?但如果沒有海量讀者,這些報道就不會存在

@innesfry:就好比說,你把一個東西扔在大街上都沒人撿,難道不能說明這東西沒有價值嗎?

@whigzhou:差別是:撿東西不需要自律性

聲明:本文內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輸出至本站,文中觀點和內容版權均歸原作者所有,與本站無關。點此查看原文...

我要評論

(200字以內)

二分彩计划手机软件